平博钱取不出来

您当前的位置:平博钱取不出来 > 企业新闻 >
第四十八章 结局篇(二)

忽然间.婉依脑海中灵光一闪.尉迟枭说过.这独角兽是通人性的.莫非独角兽就是想要告诉你自己.它有治好尉迟枭的办法.

越是细想.婉依越是觉得这件事与尉迟枭有关.越是按捺不住想要冲进去找韦绝的想法.

坐立难安的婉依.引起了刚赶过來的萧夜的注意.不由问道:“娘娘可是有急事.”

婉依将图画指给萧夜看.又说了自己的猜测.萧夜也觉得此事极有可能.便向婉依自荐道:“娘娘.此事还是臣來办吧.我虽不懂医术.但我是灵族人.想必还是可以帮得上忙的.”

萧夜才刚刚进去.只听咣当一声门响.韦绝风风火火的跑了出來.还未到达近前.便急切的问着:“云丫头.你发现了什么.快拿给我看看.”

婉依把手里的竹卷递给韦绝.“老先生.就是这卷竹简.上面的字.我认得不多.不过这画的好像是独角兽.”

根本不等婉依说完.韦绝抢似的从婉依手里夺过竹简.大致的扫了一遍.如获至宝一般兴奋地不能自已.“就是它.就是它.云丫头.你可找到好东西了.”

婉依还是如坠云雾一般.不知道韦绝的高兴劲到底是因为什么.大致也猜得出想必是找到了救治尉迟枭的方法.

“这下子不仅是尉迟枭.就连你的蛊毒也有办了治了.”韦绝來不及跟婉依详细说明情况.就算婉依的蛊毒不着急.尉迟枭的伤势是片刻也等不得了.他摔伤的太严重.若不是小世子赶回的及时.萧夜昼夜兼程的把自己找回來.尉迟枭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

几步奔到独角兽的近前.韦绝深深鞠了一躬.恭敬道:“原來就是灵兽龇尕.可是老朽有眼无珠了.”

韦绝有些尴尬的弓着身子.独角兽不吃自己的这一套.那还是來点直接的吧.“既然灵兽有心救王上.那老朽就得罪了.这就取角.”

“小世子曾经送给我一把匕首.不知可以不可以.”婉依不知道韦绝为何突然对独角兽毕恭毕敬起來.但是相信韦绝总有他的道理.当然二话不说的配合.

这把匕首也算是有些名气的.当初小世子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了來的.送给婉依的东西.他哪敢不下足了功夫.

韦绝接过匕首.在独角兽的头上与角相连的地方划了一道印.顿时有血液涌了出來.韦绝住了手.用玉碗装了独角兽的鲜血.又在角上刮了一些粉末下來.

小心翼翼的捧着这两样东西.恭敬的样子仿佛是在叩拜神明.把血液和角的粉末均匀的融合在一起.先在尉迟枭身上的伤口上轻轻的涂抹均匀.在用棉布包扎好.

开了一个方子.韦绝递给小世子道:“这些东西去药房准备好.五碗水熬成一碗.”

小世子照着方子抓药去了.韦绝继续替尉迟枭疗伤.直到韦绝内力虚耗.虚脱的坐回椅子上.喝了两盏茶.婉依才敢开口问道:“老先生.这独角兽.”

“丫头.这独角兽的角就是龙骨啊.龙骨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龙的骨头.而是因为它稀少.故而用龙來命名.以示其珍贵.这独角兽我们曾经也是见过的.只是那时候以为它只是守护经年的猛兽.从沒有想象过原來它就是龇尕.是传说中雌雄同体的龙诞在凡间的灵兽.”

韦绝要不是在灵族研究过一些古语典籍.这书上的文字也不会认得.他是听师父说起过一本叫做龇原经的典籍.可是早已失传.连灵族都沒有的书.沒想到竟然被独角兽找到了.真的天不亡尉迟枭啊.

“龙骨.这就是可以祛除蛊毒的龙骨.”婉依喜出望外.刚才听韦绝说.此物不仅可以治疗尉迟枭身上的伤.就连自己的病也是可以治的.尉迟枭一番生死考验.与独角兽有了交情.许下报答的承诺.该是真诚打动了了独角兽吧.独角兽竟然自己送上门來.只为了救尉迟枭.

婉依将独角兽紧紧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脸颊蹭着它的.一遍遍的道谢:“谢谢你.谢谢你这么无私的奉献自己.谢谢你救活了枭.把他送回到我的身边.”

尉迟枭身上的伤口很快愈合.只是完全复原还需要一些时间.韦绝等不及尉迟枭康复.便迫不及待的要给婉依祛毒.

婉依身上的毒时日已深.蛊毒入脑想要根治需要一些特殊的方法.王城这里肯定是不合要求的.所以韦绝只能出此下策:“我要带着云丫头离开了.去长白.到灵族.那里常年的积雪经年不化.是最适合祛毒的环境.还有独角兽我也要一并带着了.我把萧夜留给你.也保证会还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王后.”

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还在昏睡中的尉迟枭当然不能回答韦绝.韦绝说这些也只是觉得沒等尉迟枭苏醒就带走婉依.做的有些不妥当.但是谁都知道.这蛊毒在婉依的身体里一天.就是无穷的隐患.

又是一年雪落王宫.雪迟国的冬天有些漫长.面对着白茫茫的一片.尉迟枭站在遮暮居的院中.看着那一课枝桠上满是白雪的梧桐.喃喃私语:“转眼间又是这个时候了.马上就是你的生辰了.不知道今年生辰.我能不能陪你一起过.长白之上是不是比这里还要冷.你身子畏寒.记得要多加件衣裳.”

尉迟枭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时辰了.眼看子时已过.要不了多久就要到上早朝的时候了.王上却一刻钟都沒休息过.

“这就走.”他只是想念婉依了.每到想念婉依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的要來到遮暮居.这里有他和婉依的回忆.好的坏的.怨的爱的.

早朝之上.礼部侍郎是新近的一位状元.说话的时候还有些畏缩.双手抱在胸前.深施一礼禀告道:“王上.傲來国的使臣已经到了王城.不知王上打算何时接见.”

尉迟枭的眉梢有些耸动.提到傲來国就难免会想起拓跋宏彦.想到拓跋宏彦.那一夜他深情款款的抚摸婉依脸颊的样子就会浮现在他的脑海.“再等几天.杀杀锐气.”

尉迟枭话音刚落.只听到殿门外面一声清脆的童音响起:“父王就那么不想见儿臣吗.父王的心中果然只有母后的.只是不知道.不见儿臣.您你也就见不到母后吗.”

像是那一次的大婚时候.这个孩子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向所有对他不屑的人厉声宣告着“我是小王子”一样.尉迟怀鸣.不等尉迟枭的召见.径自走到大殿之上.对着尉迟枭跪地扣头.稚嫩的童声喊着“父王万岁.”抬起头來是顽劣的调皮.

“快过來.父王看看.”对着这个英明俊朗的少年.尉迟枭招招手.到底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每每梦中相见.总是他打他那一巴掌的时候.伤心.心疼.愧疚.复杂的心情纠缠着尉迟枭.就连怀鸣离开他都沒能送行.也就对拓跋宏彦夺走自己的孩子更加的气愤.

抚摸着怀鸣的头发.尉迟枭欣慰的笑着.“怀鸣回到了雪迟了.婉依.你是不是也快回來了.”

尉迟枭的声音不大.怀鸣还是听得真切.仰起小脑袋.对着尉迟枭呵呵笑着.“父王.傲來国來的使臣可不止儿臣一人啊.您要不要也见一见.”

若是别人开口.尉迟枭是断然不会应允的.可是怀鸣才刚刚回來.他的要求自然不会回绝.哪怕是拓跋宏彦前來.他一定也会笑脸相迎的.

“宣.”随着尉迟枭的一声令下.是于俢宣旨是拖得长长的尾音:“宣傲來国使者觐见.”

宫门吱呀一声响.光亮的一片晃得人张不开眼.一身鲜红衣衫的人就站在那片白光之中.一个女子的身影.翩翩款款的走來.像是每一个梦境里的虚幻一样.那道身影美的不真实.

尉迟枭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慢慢接近的人.许久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倒是殿下的人莺啼婉转的一声“王上还不叫臣妾平身吗.”才让尉迟枭回到了现实.

大殿之上群臣跪拜山呼“王后千岁”的声音还在缭绕.尉迟枭从王位之上走下殿來.双手搀扶起婉依.将人一把搂紧怀中“你终于回來了.婉依.”

这一次尉迟枭的人生中第一次在文武百官面前落下泪來.他的王后回來了.婉依回來了.电脑版手机版

本站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阅读:平博钱取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