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博钱取不出来

您当前的位置:平博钱取不出来 > 企业新闻 >
TVB视帝视后之争如同“宫心计”派系林立高层暗

宫斗剧一向是TVB的拿手好戏,《金枝欲孽》、《宫心计》、《万凰之王》等剧集都堪称经典。俗话说得好“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人多的地方自然不会缺少竞争和是非。表面上或许一片和谐你好我好大家好,实际上暗流涌动,试问有谁愿意为他人做嫁衣呢。

“万千星辉颁奖典礼”作为大台的至高荣誉,不仅代表着对演技的肯定,拿奖之后咖位和待遇也会随之飞升。胡定欣和唐诗咏就是最好的例子,原本仅仅是二线花旦,相继拿到“视后”地位今非昔比。

还有王浩信,“五小生”还在的时候只能当配角存在感着实不高,一七年成功“封帝”,如今风头一时无俩俨然是“新一哥”的不二人选。

别忘了有奖才有资源,有资源才有可能上位,上位了大制作男女一号自然手到擒来,难怪历来当家小生花旦为此争得“头破血流”,结果却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因为客观原因,原本该在十二月举行的台庆颁奖推后到一月。看似好事多磨吊足胃口,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也给了众位大热人选更多“公关”和造势的时间,使得目前的局势越发扑朔迷离。

同内地飞天、白玉兰等电视剧奖项相比,“万千星辉颁奖典礼”尽管历史相当悠久,终究只是一个电视台内部奖,这就意味着很难做到绝对的公正透明,背后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回顾历届得奖者,绝大多数算是众望所归,当然也有不少人以约换奖亦或强推上位,引发争议遭到吐槽在所难免。

一直关注TVB的铁粉们应该记得那句经典的获奖感言,“多谢乐小姐,多谢珍姐,多谢Tommy”,几乎每一个得奖者上台领奖都会重复这句话。

曾几何时这三个人在三色台称得上“呼风唤雨”,而今时移世易,梁家树早在一四年便宣布退休,乐易玲和曾励珍尽管还位列高层,话语权下降是不争的事实。无线派系林立由来已久,高层之间争权夺利是常态,而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亦对颁奖结果产生重要的影响,每每上演一出精彩纷呈的“宫心计”,今年也不例外。

要问“最佳女主角”大热门,呼声最高的无疑是惠英红。客观地讲,《铁探》算不上红姐的演技巅峰,但跟一众后辈比依旧高下立判。

只是TVB给奖演技并非唯一的参考标准,否则过去不会有那么多质疑的声音。虽然她近年来影后拿到手软,早前又强势摘下“华鼎视后”,奈何外援的身份是一大劣势,到时候就是不给你也无可奈何。

谁能想到小成本剧《金宵大厦》口碑会爆成那样,没能成为三部“台庆剧”之一是TVB最大的失误。

男女主角陈山聪和李施嬅凭此剧收获一片好评,入围多项提名绝对实至名归。不过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最受欢迎拍档”几乎十拿九稳,陈山聪得“男喜”概率也颇大,至于“视帝”恐难逃陪跑的命运。地姐的情况和红姐非常类似,如果没有高层力挺的话难言胜算。

在很多港剧迷心中, 用“意难平”形容马国明的视帝运并不为过,加上这回已经足足提名十一次了,仅拿过三次“最受欢迎电视男角色”聊表安慰,难道要像老大哥马德钟一样第十六次才圆梦?

昔日“五小生”正当红之时由乐小姐全面接管,奈何没捧出一个“视帝”。而今她把重心转到邵氏,在台内的影响力确实大不如前,所谓的“乐派”早已名存实亡。以马明的资历,老实说站不站队都有戏可拍,但能否顺利得到“视帝”还得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另攀高枝”不失为明智之举。

一七年王浩信和唐诗咏包揽“视帝后”,正式标志着杜派崛起。要知道杜之克的职位在乐易玲、曾励珍、余咏珊之上,捧人方便必然有更大的权力。

除了“一哥”、“一姐”之外,如今他旗下还有两员爱将,受宠程度非同一般,正是蔡思贝跟袁伟豪。不到两年时间,蔡思贝便从“女喜”直接提名“视后”,考虑到她在台庆升咖占据显眼的站位,大有可能挤掉一个老将冲进五强。

至于马国明最强劲的对手,其实并非首次担正的陈山聪,也不是拿过“视帝”的郭晋安、王浩信,而是《铁探》男主袁伟豪。剧集收视率高居全年第一,演技有肉眼可见的进步,之前还为了新戏暴瘦十八斤被赞敬业,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兼具。

去年一举包揽“星马”双料男主,足以见得袁伟豪今时今日在TVB的地位,相信他的野心绝不仅于此。况且有“信号王”珠玉在前,此番颇有希望依样画葫芦。

“山头文化”在TVB大行其道这么多年,一方面给外界提供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与此同时也导致了“窝里斗”的尴尬局面。

“视帝”、“视后”代表着大台的演技巅峰,更是真正意义上的门面担当,需则有能者居之。倘若继续沦为内讧的牺牲品,观众仅剩的那点期待值也会消失殆尽。



相关阅读:平博钱取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