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博钱取不出来

您当前的位置:平博钱取不出来 > 企业新闻 >
宫心计2:深宫计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宫心计2:深宫计》是由梅小青监制,胡定欣刘心悠马浚伟马国明萧正楠领衔主演,陈炜周秀娜黄心颖谢雪心罗霖张慧仪康华张文慈联合主演的古装剧。

该剧是电视剧《宫心计》的第二辑,讲述了唐玄宗李隆基在经历了种种磨难后依旧坚持初心,与皇后王蓁之间错综复杂情感的故事

胡定欣刘心悠马浚伟马国明萧正楠陈炜周秀娜黄心颖谢雪心罗霖张慧仪康华张文慈李龙基

重回大统。但看似重归平静的太极深宫,实则暗流涌动。朝堂之上,风云色变,李隆基与太平公主阵营分化,势成水火。深宫之中,以主理尚宫局的王蓁(

)为首与众妃嫔角力,尔虞我诈。有人因高权重位舍弃良心,亦有人为至亲至爱放弃一切。龙武军任三恕(

),四人真情本性,为深宫缀上一笔浪漫色彩。深宫禁苑,悬案丛生,抽丝剥茧后,揭露出一个个尘封多年的惊天秘密。高墙掩映下,上演一幕幕荡气回肠的爱恨情仇

平王李隆基联同太平公主,成功诛灭企图临朝摄政的韦后,拥护父亲李旦重登帝位。元玥随杂耍团在长安卖艺,遭窃贼抢劫,何离击退窃贼反与元玥结怨。任三恕赏识何离智勇兼备,力邀其加入龙武军。太平得知隆基招募龙武军,指二人已背道而驰。王秦御前献舞表演,突然遭人暗中破坏。元玥顺利入宫,竟当众向尚宫局之首章琼香自荐加入司膳房。何离深夜暗中与一神秘人会面。琼香与尚宫局四司陪同贤妃前往霓裳阁检视衣饰,惊见骇人一幕。

宫中有人遇害,太平暗指隆基是主谋。何离、三恕到霓裳阁重组案情,有所发现。琼香要四司交代当晚在霓裳阁发生的事,又命四司交出霓裳阁钥匙以证清白。何离、三恕认为琼香有嫌疑,四司同心为琼香辩护,王蓁突然现身力挺琼香。元玥被收押掖牢,与同囚的司设房女史甘若芊同病相怜,成为朋友。三恕、何离发现新线索,二人到太医署查问时,却发现太平已派人取走证据。大殿上,太平直指隆基隐瞒案情,并凭此在大殿之上指出疑凶。

众人惊愕於疑凶身分之际,三恕作证助洗脱嫌疑。思源求见芳媚,指控琼香有杀人嫌疑和动机。芳媚前赴尚宫局审问,琼香坚称有真凭实据可证清白。太平认定隆基与凶案有关,及後竟发现凶案的惊人真相。三恕与何离发现司珍房有人相当可疑,随即到尚宫局调查,司珍徐相思发现疑人早已不知去向。太平向隆基开出交换条件,要求隆基终止调查。隆基向天立下血誓,烙印他称帝的决心。元玥脱罪获释,离开掖牢时竟发现与姊姊殷瑈有关的记号。

何离将重伤的元玥送往太医署,元玥甦醒後误会救回自己的人是内侍监成恭,反而得悉被囚掖牢全拜何离所赐,元玥表明与何离誓不两立。何离巡逻时突遭刺客袭击却临危不乱,隆基欣赏他智勇双全,并擢升他为参军。隆基得悉皇帝有意册立成器为太子,决定先发制人,令成器主动推辞。隆基最终如愿以偿,当上太子。王蓁成为太子妃後,接管後宫事务,欲施仁德,建声望;她打算将荒废多时的回心院清拆复修,供尚宫局使用,却遭到太平阻拦。

元玥伤势好转,向成恭道谢同时,竟迫使成恭助她升为司设房女史。元玥请求何离助若芊脱罪,期间巧遇隆基。经三恕、何离调查後,终还若芊清白。琼香与四司商议回心院用途,四司互相推诿。元玥从女史们口中得知,回心院曾作幽禁之用,更不时传出人声。王蓁与太平为清拆回心院一事,各不相让。太平向李旦动之以情,终取得不拆回心院的圣旨。太平得圣旨後咄咄逼人,更当众揶揄王蓁。王蓁尴尬之际,幸有人挺身而出,为她解围。

太平得知三恕贸然清拆回心院围墙,愤怒不已,要治其死罪;隆基出现解围。攸暨试图安慰太平,反勾起太平对他的怨恨。尚宫局众女史宫婢远窥龙武军雄姿,若芊更被三恕深深吸引。司制陆碧云赶离众人时,与司珍徐相思狭路相逢。若芊为元玥打探到殷瑈在一年前离开掖牢後失踪,元玥潜入回心院一探究竟,途中听到殷瑈所教的童谣。元玥走至回心院小屋,突然遭一黑影迎面袭来,幸得尾随而至的何离所救。同时,小屋内的骇人场面震慑二人。

王蓁查出在回心院寻获的女子,乃多年前失踪的女史吴翠莹,又发现尚宫局知情不报。太平得知翠莹被人带离回心院後大为震怒,攸暨始知翠莹被囚一事与太平有关。元玥发现翠莹认识殷瑈,唯问及回心院之事时,翠莹突然情绪失控。隆基将翠莹冤屈被囚一事上报李旦,李旦下令要对真凶杀无赦,隆基直指真凶就是太平。太平反指隆基借翠莹之事,意图排除异己。王蓁带同证据上殿,力证太平恶行。李旦陷入两难之际,有人挺身而出担起罪名。

太平脱罪,并往牢房探望为她顶罪的人,却遭顶罪人冷漠相待;三恕却看出顶罪人别有用意。太平得悉顶罪人长久以来隐藏的秘密,并赶赴刑场力图阻止顶罪人问斩。隆基奉李旦之命拜访太平,太平与隆基针锋相对,二人表明分道扬镳的立场。元玥欲从司膳汪敏处问出殷瑈下落,遂向成恭借钱买饰物作讨好之用,却被成恭狠狠赶走;何离见状大方借钱相助。李旦出宫视察先帝皇陵,突遭蒙面刺客袭击,幸三恕及时护驾,并率部下与刺客连番缠斗。

隆基查悉刺客目的,乃为报文泉书院灭门之仇,隆基奉李旦之命捉拿刺客。三恕设局试探,确定何离与文泉书院大有关连。何离道出事情始末,并求三恕帮忙,事後任凭处置;三恕相信何离。太平在宫中举办祭礼,太平竟突然袭击王蓁,幸得元玥挺身相护。王蓁欲接元玥到武德殿休养,却被太平捷足先登。三恕查出文泉书院灭门案内情,何离半信半疑;此时太平的部下前来,声称要捉拿刺客。何离以为事情败露,未料太平矛头所指竟不是何离。

太平所指疑凶百口莫辩之际,隆基急中生智,为其解围。何离向隆基请罪,隆基的决定令何离感动。若芊惊见元玥满身伤痕,唯有求助王蓁。王蓁请求太平交还元玥,太平答应,却见元玥身患恶疾。王蓁攀树时不慎失足,得三恕及时赶至抱住,却因而勾起二人的往事。三恕奉命护送王蓁回乡修坟,路上遭山贼袭击,三恕带王蓁逃至破庙。三恕照料发高热的王蓁时,竟对王蓁情难自禁。隆基与何离赶至营救。众人在别苑安顿之际,竟有刺客杀出。

三恕指刺客对他们的行踪瞭如指掌,疑有宫中的人在幕後策划此事。隆基、王蓁平安回到宫中,太平在众人面前表示会全力协助寻凶。元玥向王蓁细说儿时与姊姊的故事,王蓁希望她的善良与坚持可以一直保存下去。元玥想念姐姐殷瑈,还有当日她在山路上偶遇的“萤火虫哥哥”。若芊相约元玥偷看龙武军训练,被何离发现;元玥与何离针锋相对,其後意外拾获一面平安竹牌。太平被王蓁触怒,向李旦诉冤说屈之际,隆基求见并指控太平重伤王蓁。

太平奏请离宫,李旦竟然准奏。太平深信秦槐只要将一幅画交给圣上,李旦便会收回成命。元玥到太医署取药时遇上狱长,从他们口中得知自己曾多番获何离襄助。元玥拉若芊到御花园看萤火虫,期间发现女史慧菊的屍体。司制、司珍两房大打出手,琼香责备碧云、相思管教不力,惩罚她们反省思过。若芊、元玥欲分别协助三恕及何离查案,结果却弄出不少笑话。相思在御花园遭神秘人袭击,危急关头碧云出手相救,却令自己身陷险境。

何离向碧云、相思询问遇袭经过,二人非常合作,互补不足。众女史猜测凶案因由时,女史丁兰推说事件跟宫中风水有关。芳媚提醒王蓁要为大唐负上繁衍龙嗣责任。王蓁到尚宫局安抚人心,此时女史丁兰竟突然失常。四司为如何处置丁兰互相推卸,王蓁察觉箇中玄机,找出真相。隆基离宫期间,王蓁身体不适,诊症後证实怀有身孕,然王蓁竟要求太医保密此事。何离护送元玥回宫,途中元玥发现何离的言行举止,竟与回忆中的情景不谋而合。

元玥提供案件关键线索,助何离、三恕锁定凶徒。凶徒向王蓁下手,元玥奋身保护,终击倒凶徒。元玥确认何离是当年的“萤火虫哥哥”,并将竹牌物归原主,二人感情更上一层楼。李旦一直为成器与隆基生母遭武皇赐死而愧疚,决定追封二妃为后。隆基、成器亦赶回宫中,出席追封大典,此时太平竟一身素服出现。太平在宴席上提及王蓁与三恕曾共度一夜,王蓁担心此时公开怀孕一事,会令隆基的名声备受打击。元玥略施小计,为王蓁舒困解忧。

隆基知悉王秦怀孕,高兴地与何离、三恕分享喜悦,未料当夜王秦竟发生意外。隆基心情尚未平复,却在此时,得知另一噩耗。三恕抉定对一直向自己献殷勤的若芊好言相劝。何离查到殷瑈的线索,元玥感激不已,二人彼此更添好感。太平以斋戒为由留在宫中,隆基与成器联手,设下“蟠龙宴”为太平饯行。宴席上,太平与隆基等人唇枪舌剑时,竟突然吐血昏厥。李旦得悉太平出事,愤慨不已,将调查重任交托予成器,又怒指隆基有下毒动机。

隆基被怀疑毒害太平,王秦决心为隆基查明真相。尚宫局各人因负责筹备“蟠龙宴”而人人自危;王秦与三恕直指司设房与司膳房嫌疑最大,要即时收押琹与汪敏,琼香身为尚宫局之首亦难幸免。王秦查到一种罕有奇药,怀疑乃太平所中之毒,何离、三恕查出曾有人在“蟠龙宴”前领取此药。二人拿下嫌疑人并展开审问,芳媚突然出现包庇此人。芳媚终向李旦道出原委。元玥联想到太平中毒的内情,王秦得悉后,决定在殿上重演“蟠龙宴”情况。

王秦以身作证,成功揪出真凶为隆基平反。元玥因多次试毒,体虚乏力;若芊探望被元玥看穿心事。若芊相信能对三恕精诚所至,又以习武为名,藉此进一步亲近三恕。太平为表自己不再恋栈朝堂,决定将封地财产悉数交出。何离查出当日押走殷瑈的陈内侍下落,元玥随同何离出宫拜访。途中,元玥为抢回被贼人偷走的木盒,奋不顾身。何离、元玥抵达陈内侍居所,惊悉陈内侍已离世。二人茫然若失,时一名陈内侍故友出现,表示知道殷瑈去向。

元玥因为殷瑈的事情沮丧,何离亲切关怀,让元玥重新振作。民间流传影射皇权更迭的童谣,太平更向李旦指出与近日天象不谋而合,暗示隆基有弑君夺位的野心。隆基面见李旦,李旦竟表示要传位予隆基。太平闻此消息震惊不已,派人到尚宫局替自己准备寿衣。隆基登基为帝,王秦亦册封为后。然大典上李旦的圣谕,出乎隆基所料。太平向隆基道贺,期间故意提及王秦不育一事。太平的外甥女郑纯熙出现隆基面前,指自己是隆基即将册立的妃嫔。

纯熙乖巧可人,深得李旦等人欢心,且对隆基一往情深。太平在册封纯熙的位号上咄咄逼人,隆基为大局着想只能哑忍。元玥本对纯熙不抱好感,却因一事而有所改观。王秦与尚宫局筹备纯熙的册封事宜,太平却诸多留难。纯熙洞悉元玥心事,直言宫中不容男女私情。纯熙册封当日,王秦前来祝福,竟弄坏了太平赠予纯熙的“榴开百子”步摇,纯熙激动。隆基察觉王秦受伤,对纯熙恨意更深。三恕完成任务回宫,与纯熙相遇,发现彼此竟是旧相识。

纯熙一直遭隆基冷待,心里难受。元玥劝勉纯熙改善脾气,纯熙大惑不解。纯熙为芳媚和雨嫣奉上点心,岂料纯熙的侍婢水仙竟突袭芳媚。元玥与纯熙挺身保护芳媚,却遭水仙反攻,刀尖更直刺向元玥。王秦就芳媚遇袭问罪纯熙,下令封宫;太平反指王秦欲加之罪。事件交由李旦裁决,此时有人求见,表示能为纯熙的清白作证。元玥向王秦直言对纯熙的看法,王秦听后若有所思。雨嫣希望有人能为李旦分忧,王秦便提议收元玥为李旦义女。

阿史那王子即将入使大唐,王蓁吩咐元玥准备见面礼,元玥为此苦恼,幸得纯熙协助解决。隆基对纯熙仍有戒心,元玥乘势为二人制造独处机会。元玥偶然发现殷瑈的记号,终寻获殷瑈昔日留於宫中之物。元玥惊悉自己要和亲番邦,难以置信,恳请王蓁求李旦收回成命,王蓁拒绝。何离与三恕一同恳求隆基,唯隆基明言此事关乎国体,爱莫能助。隆基探问王蓁举荐元玥的原因,王蓁的回应令隆基意外。隆基看见纯熙为元玥诚心祈求,不由心动。

龙武军上下一心,协助何离化解元玥的和亲危机。众人欲上演一场击退刺客、营救阿史那的戏码,岂料阿史那竟遇上真刺客何离、三恕惊悉阿史那来唐的内情,及後向他交出隆基的锦囊,阿史那阅毕後决定立即回程,并搁置和亲。四司为白忙一趟而沮丧,此时汪敏头痛大作。太平收到密报,指隆基勾结番邦,并当众展示阿史那给隆基的密函。隆基确信纯熙是太平安排的线眼,纯熙百口莫辩。女史们私藏何离画像,琼香看到画中人後震撼不已。

琼香为调查何离身世,特意拜访龙武军。三恕不忍纯熙被隆基冷落,欲为纯熙美言。王蓁召见三恕,与三恕提起往事,三恕明白王蓁用意。王蓁向尚宫局上下宣布放阴,让年迈体弱的宫人还乡,汪敏以为自己必在放阴之列,岂料事与愿违。元玥得知汪敏渴望离宫原因,遂请求王蓁帮忙。汪敏终获恩恤离宫,决定离开前报答元玥帮忙,又向下属表达谢意。此时汪敏的兄嫂入宫,竟力劝汪敏留下,汪敏恍然自己多年来一直活在谎言之中。

汪敏决定留在宫中,惟放阴一事已成定局,纯熙遂请太平帮忙。若芊鼓起勇气,往找三恕表白。雨嫣向王蓁提及皇嗣之事,劝王蓁放下私心,接受纯熙。太平带同女子画像揶揄王蓁,令她难堪。王蓁决定向纯熙示好,又劝隆基雨露均沾。纯熙为学习妇德,到藏书阁阅读抄写,未料伏案昏睡期间,藏书阁竟然失火。何离、三恕与龙武军奋勇扑火,若芊迟迟未见三恕,担心从此与三恕阴阳相隔。纯熙死里逃生,王蓁竟向太平承担罪责,隆基错愕。

纯熙受伤,王蓁一力承担责任。龙武军调查後,认为是有人蓄意纵火,置纯熙於死地。何离、三恕发现藏书阁薰香有异,对负责换香的南宫琹展开审讯,并怀疑纵火案与王蓁有关。太平对纵火案紧咬不放,逼使隆基务必交出真凶。何离、三恕率众逮捕纵火犯人之际,成恭突然出现并自称真凶。元玥到牢房探望成恭,恍然明白成恭的用心。成恭将被发配边疆,临别前成恭对三恕的一席话,令三恕醍醐灌顶。琼香继续调查何离身世,终得到明确答案。

成恭被问罪流放,南宫琹自觉愧对成恭。成恭临行前一直期待南宫琹前来送行,出现的人却是元玥。碧云、相思、最近入宫的太医文可谦重遇聚旧,碧云、相思皆对可谦留有好感。何离偶遇拜祭肃明皇后的琼香,琼香对何离作一番寄语。若芊在元玥、纯熙鼓励下,再次往找三恕,却与三恕无言以对。何离推波助澜,三恕终有机会对若芊剖白心迹。元玥希望隆基能多加关心纯熙;隆基邀纯熙月下抚琴,纯熙大喜,但原来隆基此举另有目的。

纯熙终得悉自己一直被太平利用,怒然质问太平。太平正要教训纯熙之际,隆基挺身相护,纯熙感动不已。隆基有要事离宫,婉言劝王蓁与纯熙要友好相处。纯熙到紫兰汤药浴调理身体时,惊闻刺客出现,三恕途经并冲入紫兰汤救人。王蓁与雨嫣游园至此,遇见三恕、纯熙共处一室,以为二人暗结私情;三恕、纯熙百口莫辩。何离须於三日内找出关键的宫婢为三恕作证;隆基赶及回宫并提出延後审理事件。太平竟出现阻拦,此时元玥将若芊带到殿上。

若芊承认使计诬陷三恕与纯熙苟且,终被判杖刑。三恕痛斥元玥以若芊作代罪羔羊,元玥向三恕转述若芊的苦心。太平不忿错失铲除三恕的良机,此时得知肃明皇后遗孤可能尚在人间,认为其嫡子身分,必能动摇隆基帝位。若芊得知昏迷期间,三恕守护在侧,大为感动。元玥、纯熙与若芊经此一役,感情更笃。王蓁为再度成孕用尽方法,此时纯熙传出怀有龙裔,隆基兴奋不已。王蓁表现大方,为纯熙打点一切;唯眼见纯熙备受恩宠,不禁五味杂陈。

王蓁遇见三恕,三恕藉紫兰汤一事相劝王蓁。王蓁对纯熙关怀备至,更表示会协助照顾纯熙孩儿。可谦分别与碧云、相思谈及往事,二人感窝心。芳媚心烦气躁,向王蓁及太平出气。未几,芳媚突然薨逝,隆基建议剖屍检验查探内情,王蓁、太平均强烈反对。三恕、何离意外发现药库的千山灵芝失窃,相思偶然得知窃贼竟是可谦,可谦向相思道出原委,相思闻言动容。龙武军在碧云房间搜获千山灵芝,审问期间,相思指证乃碧云盗窃,众人诧异。

碧云不忿被相思出卖,反指相思与可谦後宫。碧云、相思与可谦一同被收押。碧云、相思在牢房继续互相指斥,可谦忍无可忍怒骂二人。龙武军终查出真相,可谦得到应有下场。可谦助手茗风求王蓁拯救恩师,王蓁答应。王蓁为隆基打点纯熙孩儿之事,隆基心中感慨。李旦自芳媚离世後,变得暴躁易怒,雨嫣处处体谅。隆基和雨嫣聊起旧事,隆基敬重雨嫣慈祥可亲,得知雨嫣手患红疹,更表现关心。隆基继续调查芳媚的死因,竟有意外发现。

太平、隆基分别查出芳媚之死跟雨嫣有关,雨嫣终将事情始末和盤托出。李旦亲自审问雨嫣,雨嫣的回应令李旦痛心。李旦决定待纯熙诞下孩子後,便交出所有皇权。隆基满怀期盼,积极为孩儿取名。王蓁眼见隆基对纯熙日趋体贴,感到茫然若失。宫中流传摸过金鹊来朝树上的喜鹊蛋,就会一索得男,纯熙得知後跃跃欲试。元玥劝阻不果,唯有为纯熙代劳。元玥爬梯时发生意外,伤及纯熙!隆基惊闻噩耗,震撼痛心,元玥带同宝剑向隆基请罪。

元玥悔恨自己伤害了纯熙,在寺庙绝食忏悔;若芊与纯熙前去制止。隆基发现太平翻查肃明皇后旧事,确定她正查探遗孤下落,命何离严加留意。琼香得悉何离打听肃明遗孤之事,暗自担心。若芊生辰将至,向三恕有所暗示。三恕竟无动於衷,若芊大为气结。夜静,三恕与何离及龙武军众人开会商议,众人神情凝重。元玥提前送出生辰礼物,若芊觉元玥有事隐瞒,再三追问下终得知箇中秘密。若芊到御花园采花,偶然得悉一场後宫阴谋。

若芊被发现头部重创,昏厥不醒;何离查悉若芊受伤并非意外。太平找到当日怀疑送走肃明遗孤的大师真严下落,打算将真严带回宫中问话。纯熙发现茗风的唱戏才能,表示有意举荐。茗风信以为真,惊悉当中有诈之际,已欲辩无从,只得将过往恶行和盤托出。纯熙押着茗风往找王蓁对质,王蓁反指纯熙诬蔑;纯熙对王蓁深恶痛绝。太平向真严质问肃明遗孤之事,真严却一直避而不谈;惟何离从中得悉肃明遗孤的相关线索,不禁对自己的身世起疑。

琼香终向何离道出隐藏多年秘密,何离闻言不禁百感交集。纯熙绝食明志,隆基担心探望,纯熙请求隆基将自己废黜。隆基发现三恕隐瞒肃明遗孤的身分,对三恕以剑相向。太平召见何离,指出隆基种种不是,望他藉肃明遗孤嫡出地位,将隆基推下龙座。隆基得悉太平欲拉拢何离,要何离作出选择。纯熙遭隆基冷待,心如死灰。元玥疼惜慰解,陪纯熙饮茶夜话。翌日,纯熙携酒往找王蓁,向王蓁释出善意。王蓁亦接受纯熙道歉,并与纯熙对饮。

三恕请求隆基,在大局既定後,能够圆自己心愿。王蓁发现汪敏似乎知道殷瑈事件的来龙去脉,隆基请汪敏将真相告知元玥,元玥知悉太平曾向殷瑈滥用私刑,愤然斥骂太平。太平一怒之下,拔剑直指元玥太平蓄势待发,密谋逼宫。三恕告知何离,隆基打算将他置於死地。何离决定投诚太平,元玥矢志共同进退。太平试探何离虚实,暗里却有所盤算。太平终展开谋反大计,大殿之上,直斥隆基对大唐龙裔狠下毒手,废天子,保江山势在必行。

大殿之上,隆基与太平剑拔弩张之时,王蓁携太平谋反罪证赶至,局面逆转。大局既定,隆基为三恕完成心愿,质问王蓁所作所为,王蓁不畏不惧,最後隆基如王蓁所愿,信守当年承诺。李旦召见何离,探问肃明遗孤之事。琼香与四司获恩准,可以选择去留。太平再会隆基,半生荣宠已成过往,等待她的是一阙哀歌。众人各如其意,各有所安,有人欢喜满足,有人悲伤自怜;有人团圆相聚,有人无奈别离;有人傲踞顶峰,有人甘於平淡。

李隆基的结发妻子,大唐皇后,名门之后,家中嫡女。睿智聪慧,隐忍低调。母亲早逝后母偏心,他设计嫁给身为临淄王的李隆基,婚后两人同心同德,一直对李隆基忠心不二。意外流产后对昭仪郑纯熙心有芥蒂。心中始终有刺。当发现郑纯熙怀上龙种后,更是心生怨恨,想方设法要除掉她。因陷害郑纯熙和杀害甘若芊被李隆基打入冷宫。

司设房女史,后为玲珑公主。性格坚韧,不服输不怕输,天真浪漫。元玥入宫是为了找回小时候失散的姐姐,阴差阳错得到李旦的赏识封玲珑为公主,却也无意中卷入到皇权的争端之中。元玥因何离对自己的关心而倾心于他,与皇后联手对付太平公主之后,选择与何离一起离开皇宫,归隐山林。

大唐皇帝,唐高宗李治与圣神皇帝武则天的孙子,唐睿宗李旦的儿子。意志坚定,文韬武略、才智过人、很会审时度势。后得到姑母太平公主支持,贤妻王蓁的鼓励,诛杀韦后,将父亲李旦重新迎上皇位。在成为太子后,他与太平公主的矛盾日益加深。最终,李隆基与何离等人联手一举将太平公主的党羽剪除,统一天下。

龙武军中郎,后为将军。出身官宦之家,却非纨絝公子。年少之时家道中落,父亲牵连免官郁郁而终。他文武全才,为人正直,稳重沉着,冷静理智,与何离情同手足,二人追随李隆基左右,对其忠心耿耿,深得其信任。曾与王蓁相爱,后碍于身份的原因不得不放下,直到遇见甘若芊才解开内心的结。李隆基统一天下后,他亦选择归隐。

龙武军参军,后为中郎。实为李旦与肃明皇后之子,宋王胞弟,李隆基同父异母哥哥。曾在书院学习,背负书院不白之冤,想讨回公道。他文武全才,为人正直,冷静理智,与任三恕情同手足,二人追随李隆基左右,对其忠心耿耿。多次助元玥死里逃生,给予她很多帮助。最后为谨慎起见,与宋王联手换了滴血认亲的水。和元玥远走高飞。

唐高宗与武则天的幼女。曾与先驸马薛绍相爱,而其被害后,变得偏激,心狠手辣,野心勃勃。她敌我分明,深谋远虑,在韦后乱政期间,联同侄儿李隆基重振朝纲,扶持兄长李旦上位。位高权重的她对手中拥有的权力并不甘心,想像母亲一样成为女皇。李隆基羽翼丰满,二人彻底反目,争锋相对。最终失败,三尺白绫结束了一生。

太平公主的外甥女,李隆基的昭仪,身分显贵。她性格单纯直爽,心地善良,武功高强。被舅母引领入宫,暗中倾慕李隆基,成了李隆基的嫔妃。她和元玥、甘若芊姐妹情深,三人的感情非常要好。在成为昭仪后,安分守己。被皇后王蓁设计陷害流产,无意间发现皇后的阴谋,决定借毒酒与皇后同归于尽,结果只有她自己毒发身亡。

张文慈拍摄时自备护膝和腰束,由于佩戴时间太长,导致皮肤敏感,腿腹位置全是红痕

刘心悠是第一次拍摄TVB的电视剧,她事先不断听编导的整份剧本录音,拍摄前又与编导核对台词

该剧拍摄期间,演员们多次NG,陈炜需要好多时间去背四字成语,连做梦都在想着对白

前作有“刘三好”,新作则有“任三恕”。梅小青透露,这次新作依然是传递正能量,恕一字由“如心”合成,意即做人应如心、随心而行,同时要敬父母、君臣、亲友。

时隔多年再拍剧的罗霖则透露,对白难记,让她第一场戏对着马国明和萧正楠就吓到不记得对白。

该剧在筹备初期还没出完整剧本,梅小青第一个电话就打给马浚伟,马浚伟单凭信任二字就答应出演

在拍摄过程中,演员们的服饰和妆容每次都要花至少三个小时去弄。胡定欣第一天收工时,腰和脚痛得不行

该剧上线亿。该剧首集跨平台收视达到29.3点。2018年5月30日,该剧播放量突破3.7亿

该剧的聪明之处在于把视角放在中年太平公主与少年李隆基之间的政治斗争上,既弥补了古装剧选材的一段空缺,又使得故事格局不局限于宫闱秘事。该剧在三观和格局上胜过某些宫斗剧,并非因为它能创新,反而是因为它保守。和《宫心计》作相比,除故事不同外,在思想内核和服饰设计上均没有明显创新,传播价值观仍旧靠的是浓浓港式鸡汤。服装花花绿绿影楼风,服装道具的一成不变和演员日益精湛的演技完全不成正比。苛刻一点地说,该剧的好,很大程度是源于烂片衬托得好,但和过去的影视作品相比,进步不大。

该剧在剧情上更加紧凑复杂,“宫斗”也从后宫的尔虞我诈升级到“权谋之争”,剧中服装造型艳丽粗糙,台词多押韵费解令观众如鲠在喉。该剧直奔主题,没有加入过多的铺垫,还是挺吸引观众的。人物和细节都比较丰富。虽然剧情也有老套的地方,但人物行为逻辑清楚。

姐妹们,年度宫斗大戏来了。还是那个调调,撕起来,婊起来——《宫心计2之深宫计》 (以下简称《深宫计》) 只是表妹有一事不明……海报的这配色,这阵型,是在cos《宫心计之炎神战队轰音者》吗???...

港剧加宫斗,你会立刻想到什么?无疑是,《金枝欲孽》。04年TVB首播,06年大陆翻红,此后跟风效仿之作无数,十多年来却无能出其左右者。顺提,夏BB当年站尔淳小主包括原监制戚其义自己,搞出的第二部,画风任性跑偏,文艺沉郁的节奏与剧情,同样令剧迷大失所望。...

《深宫计》还能救港剧吗?答案是,它必须成为又一部《金枝欲孽》。对于大众来说需要这么一部一洗颓势的爆款来找回对港剧的记忆,对于电视产业来说也需要看到这样的爆款能带来的巨大可能性。某种意义上说,港味既保留了港剧重生的一线生机,又成为困住港剧突围的深宫。港剧真要活过来,就要走出深宫计。

TVB又双叒叕拍了一部宫斗剧,距离第一部《宫心计》已经过去九年了。近年,TVB剧千篇一律的模式在内陆已经吃不消了,这次重新回归宫斗剧,会是TVB的转型之作吗?

《宫心计2》正在热播中,马浚伟饰演的深情帝王是标准的好男人形象,然而在历史中,对唐玄宗这个人物褒贬不一,他既是大唐的奠基者,又是大唐由盛转衰的罪魁祸首,他的一生就是大唐的盛世悲歌。



相关阅读:平博钱取不出来